为什么将汽车从智能物联网中分出来,是因为汽车行业实在太特殊了。我们在智慧城市方面主要做底层核心技术平台的赋能者,你可以把我们想象成是这个领域的英特尔,或者英特尔再加上系统供应商。

“今天全球各国社会普遍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寻找榜样。我认为马克思堪称一位榜样式的人物。”具体到德国,莱布形容关于马克思的研究在两德统一之后的二十多年间正在迎来一场“复兴”。